八零九零后求职难于何方?
作者:74人才 日期:2011-10-24 浏览
   招聘现场”“相伴聘方集体遭遇尴尬 923日,一场主要针对应届以及历届高校未就业毕业生、各类高校毕业生、长期失业毕业生、零就业家庭毕业生、家庭困难毕业生及其他失业人员的大型招聘会在怀化市人力资源市场举行,作为“2011年怀化市高校毕业生就业服务月活动的重头戏,据举办方统计数据显示,当天的招聘活动共有236家各类用人单位进场招聘,提供就业岗位数达到6230个,其中近半数工作岗位所在地为外地,约2000求职者入场寻伯乐
  6000岗位对2000求职者,三比一的悬殊比例,是否属实?
  上午10时许,记者尚未踏入市人力资源市场大厅,便为驻足在户外一根满挂招聘简章绳索前的人流所吸引,走近一询问,才从一招聘企业那了解到,大厅已经爆棚了,招聘简章没有地方可摆。记者料想,如此火爆的场面岂不乐坏供需双方。
  走进服务大厅,原本在记者脑海中所能够浮现的,那些人潮拥挤、水泄不通的画面荡然不再,更令人惊讶的是偌大的求职大厅里面,整齐划一的是招聘企业排排坐,面对门可罗雀的求职者,一些相邻间的招聘企业主们互相在攀谈说笑,还有的一些干脆留下写有联系方式的招聘简章,早早散场离去。
  在招聘会上,记者遇到一波来自怀化学院大四年级公用事业管理专业的求职者,他们表示,虽然这次命名为高校毕业生专场招聘会,但是真正针对大学应届生的职位并不多,类似于营销、客服、业务员等服务类的岗位很多,在他们看来,这些岗位只能是做兼职,因此他们这些人中,甚至有一份简历都没有填写的。
  与毕业生们不买账”“不领情遥相呼应的是,采访中,记者问及城南某汽车销售企业人力资源部一周姓主管,今天收获如何,他笑称:逛的人不少,问的人不多,填简历的没两个,企业将新建两个汽车4S店,需要招聘数十上百号人员,从开场到现在,收到有五六份简历,详细一看,这几个人中仅有两个人符合面试的条件,场面十分尴尬。
  场面尴尬的又何止一家,在整个招聘会现场,记者发现唱戏多的为招聘单位,看戏”“凑热闹的求职者们走马观花,观望情绪浓厚。
  八零九零后就业勿眼高手低
  警惕求职陷阱不容忽视
  之所以出现上述尴尬,记者采访发现,这与如今八零九零后一辈求职观念正发生着改变有关。
  以前每个省的招聘会都去过,感觉怀化是招人最难的一个地方之一,以前在沿海某企业从事人力资源管理工作,曾经又有过猎头生涯的怀化正安激光仪总经理曾素慧,似乎对于当天的招聘结果不是很满意。
  她坦言,自己已经很难跟随八零九零后一辈年轻人的思维,这些人对工资、岗位要求高,但是面试之后,往往又达不到录用标准,这已经成为现在许多招聘企业的共识。更让她感到困惑的是,怀化这边的年轻人,特别是男青年似乎都不大愿意去从事销售类的职业,而更倾向于去选择一些类似办公室里的轻松稳定,但并没有太多提升空间的职位,这与沿海地区、本省长沙等地的求职观相去甚远。
  曾素慧在认真分析了现在年轻人的就业观念变化的同时,也发现现在某些招聘单位所惯用的伎俩。
  为吸引求职者的目光,招募到更多的人,适应现在八零九零一代中对薪水好高骛远的就业情绪,许多求职招聘方往往在标注薪酬的时候惯用数字游戏,比如,某某企业招聘行销人员,月薪在10005000元,而实际上,月薪要想达到5000元,往往要完成高门槛的销售任务,一些求职者在工作了几个月之后发现,自己仅仅能够拿到起薪1000上下,真正拿高薪的是公司管理人员。
  另外,还有一些单位,同样喜欢用高薪吸引求职者,但是试用期工资往往较低,这些岗位动辄就是三个月至半年的试用期,在试用期间将满或者未满之时,雇佣方会想方设法,甚至百般刁难,将你辞退或者迫使求职人离职,接着又开始了在人力资源市场继续招兵买马,故技重施。
  曾素慧告诫年轻求职者,要防止遭受这类单位欺骗,最好是经常逛人才市场,那些天天喊着要招人,永远招不满,但是又具有合法手续能够顺利进入招聘会的企业是最应该警惕的。
  低学历年轻人求职依旧难一职难求背后有社会因素面对招聘岗位众,求职人员寡的尴尬局面,背后究竟是是求职不易还是具有深层原因?
  姜丽丽是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就业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对于现在许多年轻人就业不积极,就业困难,她有自己的见地。她透露,在对今年初以来在市人力资源市场求职登记的人员作回访时,发现95%的本科学历人员都找到了工作,80%以上的大专毕业生求职也都很顺利,而难度最大的往往是高中、中专生为多,她通过这些人所填写的求职登记表时,就发现了类似的问题,譬如有的高中学历的求职人员,一开口就要求是管理岗位,月薪在2000元以上。
  现今八零九零后的年轻人求职难,不能单纯苛责于他们的价值观念,也与当前的社会背景、家庭教育息息相关。
  姜丽丽表示,一些与她经常打交道的企业人力资源管理人员曾经在交谈中透露出如下讯息:不说现在城里孩子有多拈轻怕重,就连现在农村里的孩子也不见得愿意干重活了,这与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下,独生子女家庭增多,生活条件大大改善,一些父母亲溺爱孩子,不无关系。
  在招聘会现场,记者确实也发现了不少家长带着自己孩子来找工作。今年六月从长沙民政学院毕业的贾章,在招聘会现场显得很害羞,在鹤城区红苹果艺术中心招聘席前徘徊数次后,在父亲的要求下,他填写了一份简历。贾章的父亲告诉记者,他儿子成天呆在家里,似乎并不着急去找工作,这可把父母给逼急了,担心儿子要啃老的父母这才把他从家里拽了出来。
  现在爱慕虚荣、盲目攀比的风气有增无减,让一些家长对孩子的从业行业、岗位都作了要求,随着公考升温,一个政府机关招募临时工作人员,月工资待遇也就在900多元上下,但这样的岗位总是有几十上百的人挤破脑袋去报名,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姜丽丽补充说。